五花肉君

老子不画完惊悚全部人誓不改名(那就别改了)

清点一下我目前为止所欠下的文
1.七夕番外(大约500多字,起码)
2.短又短的同人(稍稍的林克x艾德)
3.觉骁(正在考虑,因为是写给别人的)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啊
突然感觉自己有一点点绝望
离期中还有六天(说这个干什么!)

来一波图
根据某人的要求做成的
最后一张自己玩
不要催更
我怕

差点忘了自己的生日贺图了……明明早就过了阳历却还没过阴历的我,于晚上写作业的时候,来了个赤铁和翼的同人……然而完全忘了翼现在是一级还是二级了……
糊掉的是赤铁君的脸,还没画成……
至于左下角的,是我的手……
啊啊啊啊MDZZ画的真TM难看啊【自我放弃】


祝我生日快乐

【无奖问答(男女朋友问答)】

参考了一下 @南屏夕 的文,如果不好,请多见谅
中秋快乐(✪▽✪)
记录:不怕死的五花肉君
Q1:如果女朋友遇到危险了,你会帮她吗?
封不觉:我觉得若雨根本不需要帮助……
王叹之:会!(猛的点头)
狂踪剑影:大概吧……(然后就被收尸了)
迹部少爷:我是过来凑数的……会吧,就算不是男女朋友,她也是我朋友啊
曌影王:……会
湿婆:请问你是我媳妇派来的吗……(话外音:一定会啊)
Q2:你会记得她的生日吗?
封不觉:我觉得我不记得会被打死……
王叹之:会的
狂踪剑影:手机上都记着呢,你看
迹部少爷:嗯,会
曌影王:会
湿婆:会啊
(这可能是回答的最整齐的一个题了)
Q3:女朋友经常问你什么呢?
封不觉:“存稿子了吗?”
王叹之:“回来啦?”(mmp这是问题吗?!)
狂踪剑影:“你是不是想死了?”(安息)
迹部少爷:“团长你为什么这么娘啊?”
曌影王:“……”(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湿婆:“怎么了?”
(这个问题我也许就不该问)
Q4:送礼物的话,会给她什么?( @南屏夕 不要打我)
封不觉:稿子就好
王叹之:一切听媳妇说话
狂踪剑影:新的游戏机?(你去死吧啊啊啊!)
迹部少爷:女生会喜欢什么啊……(纠结)
曌影王:……不清楚_(:з」∠)_
湿婆:听媳妇的
Q5:给自己女朋友一个定义吧
封不觉:特工
王叹之:女王(……祝你一会能活着回去)
狂踪剑影:(小声)暴力?(……安息,我已经打电话过去了)
迹部少爷:女生(这不废话啊啊啊啊啊)
曌影王:女神
湿婆:天使

女生即时话题
Q:对上面的回答做出个总结吧
黎若雨:……没什么可以说的,反正这次的回答没那么贱
古小灵:听话的好孩子
才不怕呢:今天晚上你别走了(Σ(゚д゚lll))
黑白灰:团长你也是够了
絮怀殇:……果然……谢谢
施龙的老婆:真听话

嚯嚯嚯……
欢迎大家吐槽

短暂同人

1.我是不会让人看见的
2.cp什么的别想要
3.催更啊啊啊!
“将军。” 艾德轻轻地用手点了点棋子,并示意让对面的人做出决断。
“不玩了不玩了,你怎么总是赢我啊。” 林克挥了挥手,桌面上的棋盘就化作数据组,飘散在空间里。
“真没意思啊……”林克一脸沮丧地趴在桌子上,手还不停地轻敲着桌底,就像是一个熊孩子死活非得让家长带自己出去一样,一秒钟也停不下来。
“看来你的人格化更深进了一层。”艾德喝着一杯咖啡,有意无意地吐槽了一下林克。
在这里我声明一下,现在的艾德并不是厕所小人的状态,而是一个比较近于人类形态的数据组。
“啧……”林克撇了撇嘴,“都已经死了这么久了,能不能不说原先的事情了。”
“现在也不是挺好的吗。”艾德放上杯子,歪着头对林克说,“你原先不是挺期盼着每天都是这样的吗。怎么,改主意了?”
“那是之前的事了……”林克吐了吐舌头。
艾德则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现在,这两个“死”人是在数据层的夹面处。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就是说,你撕了一张纸,其中里面有类似于纤维的,甚至比纤维更细小的夹层。
而且,这个地方是不容易被系统发现且不易自我消除的一个地方。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很适合藏“人”。
这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艾德自我毁灭的时候,导致了一部分残留数据通过爆炸之后,从里世界过载到了数据层夹层中。
也就是说,林克和因尼菲特在数据层里和玩家们愉快的“玩耍”的时候,艾德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mdzz拖延症又犯了
这只能说是我闲的没事才说的,但是早晚有一天会写完的
【耸肩】

【七夕番外(7)未完成】

1.马上就要完结了,这个还没写完,会补上
2.哪个大佬能告诉我甜文怎么写
3.困
4.道歉:@古映尘遥 抱歉
5.最后有福利(笑)

开始扯淡!


—————我叫过渡线—————
19
摩天轮排队区。
“今天不是工作日吗……”赵英震惊地看向前面的队伍,“这所有人叠起来都快有七层楼高了……”
“好饿啊……”絮怀殇像是虚脱一样靠在赵英肩上,卖萌的嘟着嘴向赵英说,“能不能给我买点吃的去?”
——……(老血一喷)
“好好好好……”赵英脸红地赶紧溜走,一路小跑地去附近的流动小店。
——真是好玩。
絮怀殇笑了一下,然后又无趣地开始踢脚边的石头。(你这一天也是够了……)

“麻烦来一碗关东煮,谢谢。”
“等等啊,还没做出来。”
“哦,好。”
赵英在等关东煮的时候,无意间瞥到了后面小礼品店。然后跟人家打了声招呼,走进了店里。
“欢迎光……我靠?”
一进门,赵英就看见门口有一只皮卡丘正在揽客,皮卡丘一转头,就活生生地骂了一句。
——发生了什么。
“喂喂喂,你怎么在这里啊。”皮卡丘一个滑步就“滑”到了赵英面前,“你是来这里玩的?”
赵英还没反应过来,“皮卡丘”就摘下了头套,并生无可恋地对赵英说,“是我啦……秋风瑟。”
……
一片落叶飘过。
赵英愣了几秒钟,在完全接受这个显示之前,秋风瑟抽了抽嘴,表示十分尴尬。
“等等……你说你是秋风瑟?”赵英晃了晃头,然后一脸震惊的看着“皮卡丘”,准备再重新确认一遍。
“对啊对啊……”秋风瑟沮丧地说,“求你不要再问了,今天我已经被人笑了好几次了……”
赵英发誓,他看到秋风瑟旁边有特效,而且是《白毛女》的。

“你小子不错啊,竟然能和絮怀殇出来约会。”秋风瑟拍了拍赵英的肩膀,一脸“我的徒弟竟然出师了”的表情,以及按耐不住的八卦心。
“我妈让我出来的,谁也没想到是她啊……”赵英无奈地跟秋风瑟说,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地向秋风瑟问,“你怎么在这里啊,而且还穿着皮……额,这一身衣服?”
“喂!你刚才是想说皮卡丘吧,一定是吧!”秋风瑟咆哮道。
“你想不说也就算了……”赵英转身走向柜台,然后结账。
“诶,你买什么了,我都没看见。”秋风瑟好奇地凑过去问赵英。
“你告诉我原因我就跟你说。”赵英扔出来了个小盒子,然后又稳稳的接住。
——你学坏了。
秋风瑟暗暗地想。
“好吧,我跟你说,但你不能笑。”秋风瑟扶额叹息道。
“是这样的……我昨天跟一个疯子打杀戮,然后打赌谁输了明天就去游乐园当一天的吉祥物……”秋风瑟流着辛酸泪,颤抖着跟他讲述了原因……
赵英甚知感觉,他跟疯不觉赌,就是活该啊……
“行了,该你告诉我你买了点……诶?”秋风瑟看着旁边空无一人的地板,然后愤怒地向门口呐喊:“曌影王你给我等着啊啊啊啊啊!!”

“虽然嘲笑人不好,但我还是想笑……”倦梦还憋着脸吐槽道。
“没事,笑吧。你看人家鸿鹄早就笑了。”废柴叔指向远处大笑地鸿鹄,并对倦梦还说。
“……拍照拍照……”看来老畀这一天只会干这个了……(不过这个技能也是可以的【耸肩】)
20
“来了。”赵英端着一碗刚熟关东煮向絮怀殇跑过来,并一脸抱歉的样子对她说,“抱歉抱歉,来晚了。”
“哼……”絮怀殇生着闷气,一脸不愉快的对赵英说:“怎么这么慢啊!我等了好长时间的!”
说完,动作还悄悄地往前凑,像是要“锤你小胸口”一样可爱。
赵英揉了揉絮怀殇的头发,开玩笑的跟她说:“我说我自己先吃了一份再回来的你信吗?”
说完,就惨挨了一个猛肘击。

哈哈哈,来来来,十分美好的通知,本.五花肉君决定在国庆三篇文连更(有两篇是别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真是想死了……_(:з」∠)_
希望大家有个好心情!
图是一周前的摸鱼……小番外的话自己来填(其实是我不愿意填)
第二张是 @Oku 的生日礼物(迟到的)
好困……
写作文……
拜拜拜拜拜拜拜拜……

【七夕番外(5)】

1.真的就好想写到这里啊((¦3[▓▓])
2.国庆的时候可能连更_(:з」∠)_
3.好喜欢这样散散的写文啊,就导致了我写作文也有些毛病了……
4.每周更一次(多则两次)
————————啦啦啦————————

13
三分钟前,小餐厅门口。
正当赵英和絮怀殇准备进去的时候,赵英很凑巧的瞥见了一个貌似未满十八岁的男生正拿着手机,穿着一身简单的运动装,头上还顶着一个鸭舌帽,而且时不时地向四周张望,像是在等人一样。
然后,那个男生回过头,就像是看见救命稻草一样看向赵英,想都没想的跑了过来,然后扭着脸不好意思地问:“那个……请问那边是东?”
——卧槽,孩子你要是不分东西南北就不要自己出来啊,这样会迷路的好不好!
赵英愣了愣,感觉内心有上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他颤抖地举起手,指向街道右边:“那边。”
那个男生很感激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跑向了相反的方向……
——喂!你的视网膜呢!被屏蔽了吗?!
赵英更崩溃了,为了不让那个路痴再闹出什么乱子,毅然决然的把他拖了回来……
絮怀殇凑过来,然后吃惊的说道,“吞天……鬼骁?”
接着,赵英和那个男生都转过头面面相视,一秒后,两人异口同声地大喊道:
“吞天鬼骁?!”
“什么影王?!”
“喂喂喂!这个字叫‘曌’啊!不对……不要注意这个啊!原来你这个家伙是路痴吗!”
“你什么意思啊!信不信我在游戏里一拳搁倒你啊!”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先进去聊一聊吧,人们都在往这边看呢。”絮怀殇扶头叹息,将两个正在斗嘴的幼稚鬼拉了进去……
14
“啊呀,鬼骁你在这里啊。”
五分钟后,有几个人从门口进来,一眼就看到坐在窗边的鬼骁,并打了声招呼。
“禅哥,以后能不能不要说东西南北啊……很麻烦的……”鬼骁啧了一声,瞪着眼看向正在向三人走来的青年(呵呵)
看到这里,我就不用再说这几个人的名字了吧,没错,这几个人就是——抽喝烫,生鱼片,悟死玄参,醉卧怅然。
他们这几个社会人为什么会带着一个未成年的中二病来这里呢……
这个,又要从头计算了……
这么说好了这一行人正好赶上公司放假又没有什么事可以干于是生鱼片偷偷拿了一部分零花钱让秩序五人出去玩后来几个人在玩的时候各自玩自己的去了于是鬼骁在玩完一个项目后成功迷路接着禅哥跟鬼骁说他们在东边的旋转木马那里等他但是等了半个小时谁都没想到鬼骁一直还在原地绕圈子……
于是乎,就有了上面刚才的情况。
“这不是絮女神吗,没想到老王你还是有两下子的嘛……”生鱼片拍着赵英的肩膀开玩笑道。
“啊呀……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聊一些其,它,的,事,啊。”絮怀殇一脸少女纯真的
笑着对生鱼片说出了这句话,但是,周围的几个人都莫名的感觉到了“你们再聊有的没的我就把你们都neng死”的气氛……
“那我们先坐下来一块聊聊好了……”醉卧怅然干笑地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示意让几个人先坐下,其实话外音是“我们最好是坐下,要不然一会人家以什么方式让我们走不了那就不好了”……
赵英发誓,他绝对听见絮怀殇和鬼骁偷笑了。
15
“喂喂喂,鸿鹄你来一下啊,局面好像有点不太对啊。”倦梦还托着一碗关东煮,向远处的鸿鹄喊到。
——stop!!!!
喂喂喂,作者前面你不是说他们都没钱吗!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东西吃啊!!!
放心,我记得这事呢,不是bug,这个原因,还要听我慢慢解释……
其实这四个人的确是没钱买午饭吃的但是雨龙很坑爹的偷偷把柴叔的手机拿过来而且没用几次就把密码解开了……
之后鸿鹄就拿着柴叔的手机跑到小吃店那里用柴叔的微信钱买了几碗关东煮当午饭吃直到柴叔看见三人很高兴的吃着关东煮走过来才知道自己的手机被拿了……
所以他只好默默的买单,请三人吃了回午饭……


大家希望下次整谁呢?
欢迎推荐

【七夕番外(4)】

1.说实话,水帖
2.写的很少,明天再说
3.想着写小马哥和织田爱
…………………………………………………………………嘿………………………
10
世界,安静了。
且不说周围人们的感受,反正这两天也快十一单身节了,虐狗的大街上多的是……所以人民群主就当作没看见一样,走了过去……
然而……当事人和围观者,就不淡定了……
赵∶大脑死机ing(脸红)
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脸红)
马: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单细胞的无语)
鸿:WTF?(震惊)
畀:哇哦——拍下来发给阿姨……(激动)
倦:我的狗眼……(无奈)
柴:习惯就好。(从容的面对一切,并喝了口水)
认识絮怀殇的粉丝们:wocccc那个男的是谁?!!!!敢抢我们的女神大人!!!!(火大)
下一秒,两人反应过来,并迅速离开对方一米远,而且两人现在的脸……红的要死……
没什么可说的,快打120急救吧……
11
十分钟后,小吃街某快餐店座椅上。
经过B轨的洗礼后,赵英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胃已经是银河系的一部分了……
絮女神竟然什么事都没有,体力真好……
赵英想。
游戏和现实里都是这样呢,不像我……
赵英叹了口气。
忽然,一个冰镇可乐瓶贴到赵英脸上,冻得他回过了神。
“诶,发什么呆呢,是不是刚才的过山车还没缓过劲呢。”絮怀殇俯下身,看向赵英,两人离得很近,近到絮怀殇的头发都能碰到赵英的脸上。
赵英的脸瞬间红的像熟透的番茄一样,他迅速接过可乐,紧张地转过头。
而絮怀殇还一脸呆萌的看着赵英,不知所措。
女神啊女神,你是单细胞生物吗。
不对,你应该是被天马行空传染了吧。
12
“一晃眼就到中午了吗……”絮怀殇念叨道,“说实话还真是有点饿了呢……”
因为在这之前,两人又去玩了一些项目,算上连排队带玩的时间,也差不多快中午了。
“要不先去小吃街那边吃点东西?”赵英提议道。
“不要。”絮怀殇嘟着嘴回绝道,“刚从那边过来,又要走回去,很麻烦的。”
“哦……”赵英紧张地挠脸道。
“哈哈,紧张什么啊,前面有一个小餐厅,去那里看看吧。”絮怀殇笑着走过去拍了拍赵英的肩膀,并且指向了远处的一个餐厅。
“哦,好……”赵英加快步子,跟上絮怀殇。
五分钟后,餐厅。
……
很尴尬的局面。
赵英很想知道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局面。
鬼骁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要和一群比他高的人在一起坐着。
絮怀殇更想知道今天是不是黄道凶日。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让我们悄悄退到三分钟前,赵英和絮怀殇到门口时。